第242章 总部震惊(求订阅月票)

在线书吧欢迎您!
    <sript><sript>

    “还是算了。”戴春风思忖片刻,摇摇头,“宋明轩其人,对我特务处一直颇为敌视,我若去电,他宋某人非但不领情,还会以为我们危言耸听,想要图谋他宋某人。”

    “是,处座思虑极是。”齐伍点点头。

    有一点戴春风没有说,但是,他知道齐伍知道,那就是他戴春风只是小字辈,宋明轩根本不会放在眼中,只有一个人合适给平津去电,这个是就是委座,只可惜,委座现在正被扣押在西安。

    国府这边乱成一锅粥,实在是无暇他顾。

    戴春风继续看电文,看到‘青鸟’提及三月份的时候,极可能有一个极为重要的日特从上海潜入南京,他眉头一挑。

    “齐伍,这件事你安排下去。”戴春风指了指电文,“这可能是一条大鱼。”

    “明白。”

    梅花九?

    没想到‘青鸟’竟然查到了肖振中在日人那边的代号。

    他赞同‘青鸟’的推测,日特方面极可能以扑克牌为代号,经营了数量颇多的汉奸。

    “好了,扑克代号的事情,你也安排下去,细细查探,肖振中绝非个例。”

    “明白。”

    “我走之后,南京这边一定要稳住。”戴春风的语气中颇有些萧索。

    “属下一定看好家。”齐伍表情严肃,“处座,万事小心。”

    ……

    昨日,宋国舅第一次赴西安谈判,随后回到南京,与蒋夫人商讨对策。

    就在今日,宋国舅将携蒋夫人再度飞赴西安。

    戴春风得知这个消息,决定冒死前去。

    蒋夫人反对戴春风去,认为戴春风是特务头子,素来招人仇恨,还是不去还好些,去了反而会坏事。

    宋国舅坚持要戴春风前去,认为戴春风与张汉生的关系好,且张的左右有戴春风的耳目,可以发挥作用。

    如此,宋国舅说服了第一夫人,同意戴春风一同前往西安。

    其实对于自己去不去,戴春风的心中是有很大的犹豫的。

    他仔细思考利弊。

    首先,如果不去,自己就危险了。

    因为常凯申在西安被张、杨抓住,这是戴春风的特务情报工作做的不到位,事先没有提前做好防备。

    然后常凯申被抓,戴春风在西安的特务机构没有任何消息进程传来,整个西安的情报工作处于瘫痪状态,这又是犯下大错。

    不去的话不能说是死定了,但是,势必会失去常校长的信任。

    如果去的话,还可以赢得领袖对自己忠诚的信任,反而会因祸得福。

    而且自己去的话,并不一定会死。

    此一,张、扬同意宋氏兄妹前去,那就表示有和平解决的希望

    此二,张汉生与宋家是姻亲关系,张夫人是蒋夫人妈妈倪老太太的干女儿。

    张不至于对姻亲下手。

    此三,戴春风与张汉生私交不错,张为人侠义,应该不会为难他戴春风。

    综合诸多因素之后,然则,戴春风仍然心有未定。

    戴春风请教驻扎西北的盟兄胡纵楠。

    胡纵楠向来以能看清事态闻名,他分析道,张扬扣押委座,无非是想逼校长抗日。

    校长如有意外,那么整个国家就会大乱,张、扬会成为民族罪人,断不会出此下策。

    所以戴春风前去,是千载难逢的建功立业的机会。

    如果不去,反而会有杀身之祸。

    胡纵楠的话给戴春风下了定心丸,故而戴春风决计同往西安。

    ……

    北平。

    一处进落颇深的幽静宅子里。

    一名青年军官步履匆匆,“军座,西北来电。”

    “西北?”宋明轩皱了皱眉头,接过电文,看了一眼,“原来是老朋友。”

    宋明轩说红党是老朋友,倒也并非虚言,此人同红党关系一直保持不错。

    民国十六年,常凯申开始清党,挥舞屠刀,下令大肆捕杀“激进分子”。

    当时宋明轩的西北军驻扎陕西。

    陕西的党务部从陕西省各县押解到陕西省军事裁判所的“要犯”达多人。

    及至民国十七年四月份,这批革命青年的案宗转到了西北军军法处长肖振轩手中。

    面对“要犯一律杀头”的命令。看着卷宗中那些二十岁上下的进步青年,肖振轩动了恻隐之心。

    于是向顶头上司———时任第四路军总司令兼陕西省主席的宋明轩汇报,并亲自带领一群青年学子去面见宋明轩。

    宋明轩要求这些青年学生伸出手心查验,证明他们虽然衣衫残破,但手上却无老茧,确是一群学生。

    本着爱才之心,宋明轩表示同意释放。

    肖振轩得到允许后,不但把军事裁判所关押的多人都放了,而且各县随之将所关押的万多人也都放了。

    现在,当年这批青年的大部分都在西北,并成长为红党的骨干力量。

    此后,中原大战西北军失败后,宋明轩成为二十九军军长,喊出“从此枪口不对内,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口号,所以他领导的二十九军也是国府军中极少数未曾和红色武装打过仗的军队。

    宋明轩仔细阅读电文,红党西北总部来电,告知他日人一直对他跟踪监视,提醒‘明轩将军乃抗日名将,必为日人所痛恨,将军身负中国华北守土之重任,务必多加小心,谨防日军在华北寻衅、开启战端。’

    宋明轩笑了笑,回电西北,“就说我宋明轩感谢老朋友的关心,有我宋明轩在,日人不敢有丝毫妄动。”

    他对于红党的提醒,并不太在意。

    不过,红党的这份关怀之情,他宋某人得领。

    ……

    程千帆去菜场买菜,却是意外看到了邵妈也来此地买菜。

    他表情一变。

    不着痕迹的朝着邵妈使了个眼色。

    几分钟后,两人在一个菜摊前挑挑拣拣。

    “你怎么来了?”程千帆低声问,表情平静,如同碰到熟人在聊天。

    他第一反应是彭与鸥出事了。

    “总部来电,你是否在今天上午向总部去电?电文是你亲自发送的吗?”

    程千帆立刻明白邵妈来找他的原因了,他改变发电指法,这引起了总部的怀疑和警惕,以为他出了事。

    程千帆暗自懊恼,他一上午连续向两地发电,时间紧迫,也没有顾得上向总部报备他用左手发电的事情。

    不过,即使是他报备了,总部也不会轻易相信,隔着千里电波,谁也不知道电报那头的真实情况,依然是需要彭与鸥这边派邵妈来查探。

    “左手。”程千帆低声说,随后,他翻捡了青菜,摇摇头,嘟囔了‘不够新鲜’,直接转身离去。

    ……

    晚上。

    暗房。

    程千帆正在洗照片。

    这间暗房是他这小半年的时间里,选了一个隐蔽的住所打造的。

    洗印设备都是通过黑市渠道购买,由特务处报账。

    拍摄的文件照片洗出来、晾晒完毕后。

    程千帆拿着放大镜看,将这些文件誊写在纸张上。

    实际上,最好是安排人将胶卷送出去。

    不过,这不现实。

    南京方面还好说,想要将胶卷送到西北延州,其难度堪比登天,一路上危险重重。

    随后,程千帆在夜色中偷偷来到台斯德朗路的安全屋,按照约定是发报时间,向西北总部发电。

    他随身带着一把手枪,一枚手雷。

    主要是这些文件太长了,长时间发电,这意味着暴露的危险性大增。

    ……

    西北,延州。

    一孔窑洞内,红色电报员正在紧张忙碌。

    “报告,‘火苗’来电。”电报员一边接收电报,一边汇报。

    鲁文化表情一肃,走过来。

    过了好一会,电报员还在接收电报。

    他没有打扰电报员,一直站在身后,随着接收电报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大表哥’傍晚时分来电,告知上午确系‘火苗’亲自发电,只是火苗改用了左手发电报,故而指法改变。

    得知这个反馈消息,延州总部这边,包括‘农夫’同志等首长在内,都是长舒了一口气,这证实了‘火苗’是安全的。

    鲁文化是颇为惊讶的,左右手都会发电报,这极为困难,只有他这样的专业人士才明白‘火苗’要做到双手皆可发电需要付出多么大的努力。

    不仅仅是努力,这也需要极好的天赋。

    看到电报员还在接收电报。

    “小戴,快去请‘农夫’同志来。”鲁文化立刻吩咐说。

    尽管还不知道电文内容,但是,他知道这则电文一定非常重要。

    ‘火苗’同志冒着极大的危险长时间发报,这足以说明电文的重要性。

    <sript><sript>

    <sript><sript>

    。

写私信

评论一下我的谍战岁月